天氣情況:
當前位置: 首頁 > 主營業務 > 正文

家鄉飄來“廣電云”

【發布時間】:2018-11-23  【部門】:集團黨群辦  【閱讀人數】:912

    老家馬胡鵬坐落在烏江岸邊,地方很美,身臨其境,仿佛到了“世外桃源”。家鄉有一座墓碑,右邊有詩仙李白的詩文:“尋得桃源好避秦,桃花又見一年春;花飛莫遣隨流水,怕有漁郎來問津。”左邊有南宋文學家謝枋得的佳作應對:“問余何意棲碧山,笑而不答心自閑;桃花流水窅然去,別有天地非人間。”

施工人員在敷設廣電光纜

    但那地方也很偏遠,遠得幾乎與世隔絕,譬如李白和謝枋得的詩文碑刻,就是在幾年前才被發現的。

    家鄉再閉塞,電視總還是有得看的。只是,至少在今年3月前,在老家收看電視節目,信號和質量都很差。最早是通過差轉臺轉播節目,轉播哪個臺就只能收看哪個臺,并且還得在家門口栽棵竹竿或者木棒架設好天線后才能收看。后來電視上星了,改用“小天鍋”(衛星接收天線)收看。盡管可以多收幾個臺,但看得懂的節目不多,且特別像央視“3、5、6、8”等加密節目依舊無緣,本地節目也同樣如此。每次回老家與鄉親們聊起看電視,他們說就像在房間里開的“小天窗”,看得到遠在天邊的日出日落、云卷云舒,但卻欣賞不到近在眼前的美景。

    在沒有加入貴廣網絡這個團隊之前,我在金沙電視臺當記者,對家鄉總是很有感情的,也做過很多報道家鄉的電視節目,但鄉親們都無緣從電視屏幕上看到身邊人、身邊事,每次節目播出前,我都只能通知他們到街上去看,或者拷貝回來與他們共享,因為本地節目落不了地,我發現他們對地方政策的了解也要慢半拍,甚至變味。

    總得改變這種現狀,后來,廣電網絡成立,我從電視臺轉崗到廣電網絡,放棄“無冕之王”加盟廣電網絡的大半原因,重點是心中有這份濃濃的“鄉愁”。

 

施工人員入戶調試電視機信號

    都知道我換了新單位,但家鄉的父老鄉親都搞不懂這廣電網絡到底做什么,問及我的時候,都要很費口舌的解釋一番,哪怕就是現在,估計除了曉得“貴廣網絡”這個簡稱以外,倘若要他們說出全稱來,恐怕沒有幾個。

    也不能都怪他們“孤陋寡聞”,貴廣網絡成立至今已有十年時間,在其他地方早已家喻戶曉,也成為受益者,但在我們家鄉,那還是今年的事情。

    不過盼望“廣電網絡”進村,很早有之。

    鄉親們記得很清楚,十多年前,山外的集鎮上或者人口比較集中的村寨已經安裝有線電視,老家曾經派人去“對接”,看能不能把有線電視也牽到村子里來,但鄉親們居住高度分散,對方說成本太高,操作起來非常難。后來,家鄉人也知道,廣電網絡成立了,很多地方都實現了縣鄉聯網、雙向互動,還開通了高清節目,但對家鄉來說,依然還是“山外”那邊的事情,電視收看依舊是“家家戶戶裝天線,滿屏盡是雪花點”。

    這樣的盼望到了2017年,多彩貴州“廣電云”終于飄進了山村,村里實現了廣電網絡“村村通”,但信號也只開通到村委會所在地,而村委會距離我們老家還有數公里之遙,要想看上信號穩定、畫質清晰的電視節目,依然是一種奢望。

    記得那年家鄉首次開展“三月三西部農耕文化節”活動,借助“世外桃源”之春風,一度盛況空前,很多媒體都聞訊而來拍攝采訪,第一時間搶抓到不少好鏡頭,但他們卻為怎樣傳輸視頻素材犯了難,就因為老家沒有開通信號,無法傳輸,待跑到很遠的地方將素材傳輸出去,但已經超過截稿時間,萬般無奈。

    今年,老家繼續舉辦第二屆“西部農耕文化節”,開幕首日,通過協調正在附近村寨施工的多彩貴州“廣電云”施工隊前來助陣,加班加點接通了廣電網絡信號,第二天的精彩活動,當天晚上就上了畢節和金沙廣播電視臺。

    雖然與其他地方相比,家鄉開通廣電信號要稍晚一些,但總算享受到了貴州省政府民生實事這一“紅利”。不僅如此,我還發現父老鄉親們對有線電視的“鐘愛”程度超出我的想象。

    比如終于可以看中央電視臺“3、5、6、8”節目,終于可以看到高清電視,也終于可以看到本地節目,可以了解更多發生在身邊的事情了,按照鄉親們的說法,這又像在家里面開啟了一扇“落地窗”,視野從此變得更加廣闊了。

    不過,比起觀看山外的世界風云,我發現鄉親們更喜歡通過地方電視臺的節目關注本地發生的事情,按照他們的說法——“身邊人身邊事,更清楚事情的真相、更事關自身的利益”。

    比如,他們通過看電視,知道金沙正在進行農業產業結構調整,茶葉發展10萬畝、辣椒發展10萬畝、香蔥發展10萬畝,結構調整也把家鄉納入了發展規劃區域,讓他們知道了諸多黨委政府的富民政策。

    比如,通過看電視,知道鄉村振興計劃已經在金沙開始實施,旅游規劃上亦把家鄉納入“全域旅游”重點開發區域。

    還是通過看電視,讓鄉親們知道金沙縣紀委已經進駐鄉鎮開展巡察活動,看到一些吃拿卡要的村干部被查處,大快人心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更可喜的是,盡管時間不長,父老鄉親們已經實現了從“看電視”到“用電視”的轉變,也讓他們知道了“廣電云”不僅可以“戶戶看”還可以“戶戶用”。

    在家鄉,盡管收看電視的群體也還是“空巢老人”和“留守兒童”居多,但他們從以前單純的“看電視”到現在“用電視”的轉變程度大大超出我的想象,也深深地感受到廣電網絡在農村“大有作為”。

    端午回家,聽聞一位“老病號”已經開始活蹦亂跳了。此前,他都是求助我在縣城為他買藥,正奇怪近段時間怎么不打我電話了,一打聽,才知道他在村衛生院醫生的幫助下,通過“廣電云”的“遠程醫療”平臺和專家視頻問診,找到了病因,對癥下藥已經產生療效了。

    還有村衛生室的那位醫生,原本醫術并不是很高,據說現在卻治好了好幾位鄉親的疑難雜癥,醫療水平也有所提升。打聽之后才知道,都是因為村衛生室開通了“廣電云”遠程醫療服務平臺,他幫助、指導病人連線專家進行病情咨詢,得到了更及時、專業的診療建議。通過遠程問診,不僅讓患者足不出村,自己也學到了不少醫療知識,一舉兩得。

    家鄉是有很多農特產品的,比如茶葉、花生等等,但在“廣電云”戶戶用工程建設之前,山高路遠,基本無人問津,要變成錢,還得背到很遠的鄉場上變賣。

    如今,山里的葡萄、水果又成熟了,我也正準備通過熟絡商家在縣城找點銷路。但回到家鄉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余了,鄉親們告訴我:通過“廣電云”農村電商平臺銷售出去了,價格還好得很呢。

    賣出去方便,買進來也很快捷。以前買東西,都要等趕集天到十幾公里的街上去買,而現在電視淘寶,通過愛尚TV購,一個小小的遙控板,想買什么,應有盡有,快捷得不得了。

    變化的還不僅僅是這些,家鄉也居住著藏龍臥虎之人,寫詩的作畫的都有,在以前,基本都是自娛自樂,現在能通過“廣電云”上的“書畫天地”專區交流切磋,既熏陶了情操,又提高了水平,愉快得很。

    還有,那些喜歡唱歌跳舞的大媽們,跟著“廣電云”的“廣場舞”專區翩翩起舞,以前羨慕城里人會跳廣場舞,現在自己也有了電視做老師,每天再忙,也要抽空跳上半個時辰,并因此容光煥發,年輕了不少。

    更富“傳奇色彩”的是,伴隨“雪亮工程”的同步啟動,多彩貴州“廣電云”還為家鄉帶來一雙雙明亮的“眼睛”。

    這一雙雙“實時、有效、清晰,全天候、無死角監視”的“眼睛”,幾乎將村寨每個角落都盡收眼底,公路邊上一個小孩被轎車碰傷、村寨里的李大伯家耕牛被盜,警方都通過這雙“眼睛”及時破獲了案件;王老太太患有老年癡呆癥,忘了回家路的路,家人報警后,警方也借助這雙“眼睛”,很快把她接回了家……

    日前,老家正在舉辦“改革開放四十年”紀念活動,鄉親們把四十年來的發展寫到花燈《頌歌十二月》里面傳唱:“正月里來是新年,改革開放四十載;土地承包政策好,家家戶戶笑開顏”,在響徹山谷的花燈調子中,喜人的變化還讓鄉親們把多彩貴州“廣電云”融入到廣為傳唱的歌詞中:“三月里來桃花開,廣電祥云飄進來,鄉村視野大改變,生活娛樂好精彩”。

    可以說,是多彩貴州“廣電云”為祖祖輩輩生活在山區的鄉親開創了嶄新的生活,成就了多少代人未能實現的夢想,更讓他們心中打開了一扇希望之門、明亮之窗。

    伴隨多彩貴州“廣電云”大幕的開啟,這一廣惠民生的文化工程仿佛插上了科技的翅膀,揭開了農村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嶄新一頁。

    山還是那座山,人還是那些人。

    在這偏遠的山村里,一種新的思維模式、新的生活方式已經悄然襲來;在這偏遠的山村里,有一種催人奮進的拼搏精神在、有一種引人向往的和諧氛圍在……

  • 貴州廣播電視臺
  • 貴視網
  • 貴州廣電網絡
  • 貴州星空影業有限公司
  • 家有購物
  • 天馬傳媒
  • 貴州廣播電視報
五码计划